镜音和樱花从小到大便被告知“不能进入书房一步”,有一次镜音实在是太好奇书房里面有什么东西了,于是便偷偷溜进去看了一下,经过发现书房内其实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房间,除了一张书桌以及一张巨大的书架之外根本没有什么可以值得注意的东西。

  后来镜音偷偷溜进书房的事情被五月权御发现之后,可是被足足关禁闭了接近三天的时间,这应该就是镜音小时候受到的最严重的惩罚了。

  不过这一次不一样了,她总算可以光明正大地走到书房中一探究竟了。

  只见五月权御在书房的门口进行一顿复杂的操作之后,书房的门这才打开,自从上次镜音偷溜进书房之后,近乎是每个月五月权御都会将书房门口的封印魔法给重新加固一下。

  “呵!这么小心翼翼地,是不是在里面藏私房钱了?”

  镜音随口吐槽道。

  “管好你自己就行。”

  虽然嘴上这么说的,但五月权御却在内心当中松了口气。

  (这丫头是怎么知道我把私房钱藏里面了?不行,待会儿一定要检查一下。)

  来到书房之后,五月权御径直走到窗户的旁边拉上不透明的窗帘,随后又检查了一下有没有偷听之后,这才放心地开始接下来的操作。

  只见五月权御来到那硕大的书架旁边,然后从每一个方格当中都取出来了一本书,随后又将取出来的书籍按照不同的排列方式重新摆放到书架之上。

  这期间镜音就一直瞪大眼睛站在旁边,默默记录着父亲的一举一动。

  待五月权御把最后一本书籍给放到书架上之后,突然似乎在地板之下响起了齿轮摩擦的声音,紧接着五月权御向后走了两步,似乎想要给某样东西腾出个空间。

  随后书架剧烈晃动了一下,“咔擦”一声,书架最中间的部分突然缓缓向前凸了出来,随后这凸出来的一大块也从中间向两侧分开,就这么书架正后面的一块墙壁露了出来。

  镜音看了一下墙壁,发现上面根本没有任何的异常,其样貌也和家里其他的墙壁没有任何的区别,可当五月权御走上前去,并把右手手掌给贴合到墙壁上时,突然墙壁释放出了白色的光芒,紧接着似乎是感应到了五月权御身上的某种气息,墙壁上的耀眼白色光芒渐渐削弱下去。

  待光芒全部消散之后,墙壁竟然也向之前的书架一样向前凸了出来,随后上升。

  一个漆黑的洞穴竟然就这么出现在了这里。

  “呼——”

  洞穴出现的瞬间,镜音便忍不住地浑身哆嗦了一下,这从洞穴当中吹出来的风简直就是冰冷刺骨,尽管现在自己身上已经穿了两身羽绒服饰,但也依旧忍不住感到寒冷。

  镜音好奇地向前走了过去,然后站在父亲的身边朝洞穴中深望了一眼,洞穴内漆黑无比,唯一能够看到的就是脚下绵延无尽的台阶。

  “拿好你手中的烛台,紧紧地跟在我后面。”

  五月权御认真地说道。

  “嗯!”

  镜音点了点头,而后紧紧跟在父亲的身后朝洞穴中进发。

  洞穴内的温度比镜音预想当中的还要低上不少,仅仅是进来那么一会儿的功夫,镜音就已经被冻的浑身打起哆嗦了。

  “把你的冰羽召唤出来,那样的话会好受一些。”

  镜音跟着父亲的指示照做,果然当冰羽出现的那一刹那,体内的寒气就像是遇到了克星一样直接被驱赶出去。

  “没想到冰羽竟然还有着这种功效。”

  镜音打量了一下站在自己前方不到一米的父亲,发现他浑身有些略微地哆哆嗦嗦,很明显也是被这洞穴内的低温给冻得不轻。

  “爸,你要不还是回去休息吧!你告诉我怎么走,我自己可以的。”

  镜音开始心疼起父亲,如此地说道。

  “不用,这种程度的寒冷我还是可以忍受的。”

  五月权御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好吧,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不过话说回来,没想到我们家底下竟然还藏着这么一大片空间,真是神奇啊!”

  “这片秘境是我们家族世世代代传下来需要守护的地方,只有历代的家主才有权知道。”

  “那你为什么会带我过来啊,我又不是家主。”

  五月权御听到此话后差点一个踉跄摔倒,不是你让我带你过来的嘛!

  “咳咳,你目前确实不是家主。不过······因为你有冰羽。”

  “冰羽?”

  镜音看了一下手中的冰羽,难道冰羽是家族的信物不成?竟然有着如此大的影响力。

  “别急,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在洞穴的前半段,镜音能明显地能够感觉到脚下的台阶是呈下降的方向延展的,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过了多长时间,印象当中就像是反向的爬山,四周都是一片的黑暗,能够看到的唯有手中的烛台以及其在其微弱的光芒隐约可见的台阶。

  在行进的过程中,镜音察觉到前方父亲身体颤抖的越渐加快,看来伴随着海拔的下降,这洞穴中的温度已经达到了一个很低的程度,只不过自己因为冰羽而感受不到罢了。

  终于,五月权御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他转过头去用下巴指了指前方,示意镜音到自己的这边来。

  镜音越过五月权御的身体直接看到了前方的景象,在父亲的前方已经没有任何的台阶,转而替代的是一块十分宽大的长板蓝色石路,石路的表面光滑无比,而在台阶和石路交接的地方在世有一个长方体形状的石墩矗立在那里。

  镜音走到父亲的前方仔细打量了一下石墩,在石墩的表面有一个形状十分怪异的凹槽,就仿佛曾经有什么东西就放在这石墩中央似的,盯着这神秘的石墩,镜音突然灵光一闪,她抬起右手中的冰羽,将其朝石墩的凹槽处靠近了一下。

  果然和自己预想当中的这一样,这石墩上的凹槽形状完全和冰羽的形状一模一样。

  “没错,你手中的冰羽当初便是祖先们从这石墩上取下来的东西。”

  “可不是说冰羽是皇室奖赏给我们家族的东西吗?”

  镜音反问道。

  “那只是对外的解释的骗词而已,冰羽实际上其实就是我们家族自己内部的东西。你现在看到的这片空间是我们家族世世代代守护了成千上万年的地方,就目前所知的记载来看这里一共分为了三段路。”

  “等等等等···成千上万年?你的意思是咱们家族有接近上万年的历史?”

  镜音惊讶到眼珠子都差点要掉下来的程度了,是个正常人突然听到如此劲爆的消息,内心都会难免不会动摇吧!

  “没错,正是如此。因为要守护这片秘境的需要,所以我们家族一直都在历史长河当中不断改头换面,以此来避免引起正常人的怀疑。”

  “我的天。”

  镜音此时已经有无数的问题即将脱口而出了,不过她最终还是忍了下来,那些都可以放到以后再去探讨,当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有关于父亲口中所说的这片秘境。

  “这秘境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

  镜音直接问道。

  如果只是寻常之物的话,是不可能值得一个家族在这里世世代代守护这么长时间的,而且万一途中有某个家主突起自私的念头,那么五月家族付出的所有努力都将付之东流。

  镜音也不傻,自然能够想到两点。

  第一点就是这秘境当中所要守护的东西是根本拿不走的。

  第二则是这秘境中所要守护的东西极其的重要,重要到正常人根本不敢打它的念头。

  除了以上两种解释之外,镜音想不出其他更好的解释了。

  (如果姐姐在这里就好了······她那么聪明,一定能发现什么更多细节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

  五月权御给出了一个令人意外的回答。

  “这秘境在族谱当中是这样记录的。在一个已经无法探知的年代,原本和平的星愿天空岛上突然出现了一种十分凶残的生物,这些生物通体呈黝黑色,形似八爪巨蝎,大如牛马不如,生性凶残,攻击性极强,而且这种生物的繁殖能力极其强大,一时间整个星愿天空岛便笼罩在这种生物带来的恐惧当中,所过之处皆为荒野,所踏之处暗无灯光,就连当时最强大的大魔法师都被打败。”

  “就在所有生物都要陷入绝望的时候,突然在星愿之岛上出现了七个强者,他们所向披靡,战力无双,在七人的带领之下,黑暗生物迅速退散,最终不见了踪影。此战过后,七位强者也便很快失去了踪迹。”

  “根据记载我们所守护的这片秘境就和当时的七位强者之一的'冰之女王'有着莫大的联系,除此之外,我们便一无所知了。”

  “冰之女王?”

  镜音在心中默默记下了这个名字,她总有预感未来自己会和这个冰之女王牵扯上某种联系。

  (没想到星愿天空岛以前竟然还发生过如此危险的事情,不过这种的大事件为什么没有被记载下来?真是奇怪!)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是最强者,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是最强者最新章节,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是最强者 笔趣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