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塞斯缤儿做了什么?”

  拉斐尔近乎咆哮地说道。

  结果话音刚落,将其包裹在内部的白金色机甲顿时缩小了一圈。

  “没做什么。就是让她先休息一下而已,并没有伤害到她的性命。哼哼,不过嘛······”

  宇华诡笑一声,继续说道。

  “身为骑士的你似乎并不是怎么合格!骑士之心是一种将使用者的骑士意志具现化并作为武器使用的一个魔法,换言之,魔法的强弱全都依靠使用者本身意志的是否强大。”

  “可是刚才从你的召唤出来的机甲缩小来看,足以见得你的骑士之心在刚才那一刻受到了动摇。”

  宇华面不改色地直接对拉斐尔说道。

  “没错!你说的确实没错,我作为一名骑士来说确实还不够合格,但尽管如此,我依旧要从你手中保护下大家!”

  拉斐尔越说越激动,到最后他胸口的光芒一涨,外部的机甲闪烁出极为耀眼的光芒。

  (这魔力……现在的我说不定……)

  正当拉斐尔有这种想法的时候,突然他听见耳边传来的一声剑苏生的呼叫。

  “小心!”

  眼前一阵恍惚,宇华出现在了拉斐尔的面前,拉斐尔直勾勾地迎上宇华的眼神和他对视在一起,这一刻,拉斐尔也是体会到了塞斯缤儿之前所经历的感受。

  (啊啊——可恶!给我动起来啊!)

  拉斐尔感觉到此时自己的双手竟止不住地颤抖,他也拼命想要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明明敌人就在自己的面前,而自己却对其束手无策。

  耳边响起一阵“呲啦”声,拉斐尔眼前闪过一道蓝色的光芒,下一刻只见剑苏生手拿着奔雷剑出现在了宇华的面前。

  (这家伙······)

  在剑苏生的背后,拉斐尔从宇华那里感受到的压迫感明显降低了许多,这也使得拉斐尔有更多的空隙来调整自己当前的状态。

  (你···!)

  余光之间,拉斐尔竟然发现剑苏生的一处不同寻常,虽然非常地轻微,但剑苏生此刻和刚才的自己一样浑身也依旧止不住地颤抖,不过他的状态明显比自己要好一些。

  “怎么?你要和我一试吗!?”

  宇华眼光一冷,冰冷地说道。

  可剑苏生此时根本没有回话的力气,他双手持握住奔雷剑,用实际行动回答了宇华的问题。

  “身为剑客,你应该知道心魔的危害。”

  说到心魔两字,拉斐尔察觉到剑苏生浑身颤抖了一下。

  “我能感觉到你身体对我发出的本能恐惧,也知道你内心深处对我其实也有着一丝朦胧的男女之情。”

  (男女之情?)

  拉斐尔内心抽搐了一下,没想到那个号称”冰冷剑痴“的剑苏生竟然会对女子产生了情愫。

  “我现在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可能。”

  笑话,华华子这个身份可是宇华伪造出来的。

  华华子虽然是女的,但宇华可确确实实、实实在在的是一个纯爷们,而且性取向完全正常,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也绝对不可能接受剑苏生的心意。

  “我···知道。不过就算如此,今天我也是站在这里了。”

  “无聊!”

  宇华弹指一挥,指尖弹在奔雷剑的中央,顿时一道清脆的声响传出,随后奔雷剑犹如漫天的星辰一样破碎,那破碎的瞬间,剑苏生的脑子是完全一片空白的。

  “这把剑并不适合你,在人界东北部的一座叫作青山的深山当中应该会有适合你的东西。”

  说完,宇华直接绕过剑苏生来到了拉斐尔的面前,而剑苏生则是一脸失神地站在原地,甚至都没有去拦走过的宇华。

  “好了!接下来到你了。”

  宇华也不跟拉斐尔多说什么了,要说的刚才都已经说了,就看这两个小家伙能不能突破此难,破茧成蝶了。

  说着,宇华对着拉斐尔的机甲一拳砸了下去,“咚”的一声巨响,白金色机甲顿时凹陷下去了一大块,拉斐尔在内部操控机甲对着宇华攻击而去,可结果攻击不成反而直接被宇华用蛮力强行卸下了机甲的一块胳膊。

  “蓝幽之火。”

  宇华右手握拳,五指上燃起晶蓝色的火焰,随后火焰一挥,拉斐尔所乘坐的机甲直接从中间分开两半,宇华上前直接抓住拉斐尔的衣领,将其丢出了擂台之外。

  “接下来就剩你了。”

  宇华转过身去看向兕天,他把兕天放在最后一个也是想要看一下其幕后的大人物会不会就此出现来拯救他,不过看当前的局势,应该是不可能出现了。

  兕天咽了一下口水,随后朝宇华发动进攻,三秒之后,兕天便倒飞出擂台,失去了意识。

  至此,宇华已将擂台上所有的选手打败,独自一人完成单挑三十多人的壮举。

  “这实在是太过于令人震惊了!华华子选手竟然真的完成了特殊战战胜所有选手的壮举。”

  主持人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平复了一下情绪,尽量让自己接下来的话语更加公正一些。

  “根据特殊战的规则,由于华华子选手凭借一己之力打败所有个人战的选手,所以根据赛前的规则,个人战的冠军为华华子选手。恭喜她获得了个人战的冠军!”

  在主持人话音落下的那一刹那,无数的火焰魔法从龙象冢的四周向上喷射,即使是灿烂的白天,也依旧能够看到五彩四溢的烟花。

  “这就夺冠了吗?”

  这一刻,梦魇小队所有人的内心都是十分激动的,可···明明自己已经取得了最高的荣誉,可为什么心里面依旧高兴不起来呢?

  宇华老师刚才的表现让梦魇小队的每一位成员心里面都一阵咯噔,他那言语就好像要离开了一样。

  “恭喜梦魇小队在个人战中取得了个人战冠军,迄今为止,梦魇小队也成为了圣剑歌舞祭创办以来第一支同时拿到属性战、团队战、荒野战以及个人战四项比赛冠军的队伍。根据积分榜的规则,恭喜梦魇小队拿到圣剑歌舞祭的冠军。接下来请梦魇小队的其余队员登台接受颁奖!”

  “让我们上台去了。”

  “那走吧!”

  梦魇小队的众人站起身来朝通道走去,花开则趁着其余人不注意的时候和提丝娅走到了一起。

  “喂!你没事吧,从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你就一直在走神,而且刚才在休息室看比赛的时候,都差点有几次昏倒过去。”

  花开关心地说道。

  “我···可能就是有点发烧吧!没事的。”

  提丝娅有点虚弱地说道。

  “哦!”

  花开见状也不追问下去了,她和提丝娅从小一起长大,对于提丝娅的性格,还是再过于清楚不过的了。

  在马上就要走出选手通道来到擂台的时候,突然在通道的另一头,有一个瘦小的人影走了过来。

  “宇华老师!?”

  镜音惊喜地直接冲过去想要拥抱宇华,可是就在两者快要接触的那一瞬间,宇华的身体就变得像是幽灵一般半透明起来,镜音就直接这么从宇华的身体中间穿了过去,随后宇华的身体继续快速消散,最终消失在了原地。

  “宇华哥哥去哪里了?”

  镜音顿时有些不开心了,宇华哥哥竟然拒绝自己的拥抱,这可是让自己幼小的心灵很是受伤啊!

  还不等其余人追问,主持人的催促声从通道的尽头传了过来,没办法,众人只能当成自己是出现了幻觉,赶紧朝颁奖台走去。

  来到擂台之上,梦魇小队的五人才发现宇华老师根本不在这里,向主持人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刚才宇华老师顺着自己刚才过来的通道离开了,如此说来,那刚才自己在通道中看到的宇华老师并不是幻觉。

  (可是为什么······?)

  还不等众人思考,耳边突然响起“噗通”一声,回头一看,发现竟然是提丝娅瘫倒在了地面之上。

  “提丝娅!?”

  花开大叫一声,赶紧蹲下身子,查看提丝娅的身体状况,只见她脸色十分地通红,嘴巴接连不断地进行了轻微的闭合,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生病了一样,花开尝试性地用手背触摸了一下提丝娅的额头。

  “好烫!”

  提丝娅的额头现在就像是沸腾地热水一般炽热,花开和樱花用自己的恢复魔法给提丝娅稍稍输送了一下魔力,结果适得其反,提丝娅的症状甚至更严重了一些。

  “花开···樱花······”

  朦胧间,提丝娅看到了两个熟悉的人影在眼前乱晃,耳边也不断地回响着有人呼喊自己名字的声音。

  “提丝娅!”

  “提丝娅,你振作一点!”

  (啊——不行了,我···我好困啊,我就休···休息那么一下下哦!记得,叫醒我!)

  下一刻,提丝娅右头一歪,彻底地陷入了昏迷。

  之后,因为提丝娅生病的原因,圣剑歌舞祭总冠军的颁奖典礼也因此被迫推迟,提丝娅被突然冲出来的一堆皇室医护人员给带走治病,一些来的都如此地突然。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是最强者,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是最强者最新章节,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是最强者 笔趣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