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

  丞相瞳孔一缩,他万万没有想到人皇竟然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他老人家平日里根本不问世事,但今天竟然出现在龙象冢当中了。

  (不好!)

  丞相暗暗地将斗篷上的帽子往下拉了一下,随后退后到一个隐蔽的角落躲了起来,现在还不到和陛下闹翻的时候,眼下还是先稍稍避让一下才是。

  “嗯···那么荒野战的冠军究竟是谁呢?”

  主持人在台上继续周旋着,他能够感受到陛下的眼神此时正直勾勾地落在自己的身上,主持人朝丞相投去求助的眼神,可不知道什么时候丞相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失去了丞相的撑腰,主持人可不敢对荒野战的结果有所欺骗。

  “恭喜!梦魇小队以八十二分的成绩拿到荒野战的冠军。同样,天机小分队则以六十三分的成绩拿下荒野战的亚军。”

  “砰”的一声,在主持人说完的那一瞬间,无数的烟花又是在龙象冢的四周升起。

  “那些家伙···!!!”

  胧麟狠狠地朝梦魇小队的方向看了过来,咬牙切齿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土拨鼠。

  宇华打量了一下龙象冢内的参赛选手,他们每个人此时脸上都像是带了痛苦面具一样,尤其是塞斯缤儿和拉斐尔的表情,看上去更是令人大快人心。

  之前塞斯缤儿和拉斐尔为了对抗天机小分队而拉拢梦魇小队,使其通过阻拦天机小分队行动的方式帮助玲珑天小队和圣塔小队获得冠亚军的席位。

  可是现在看来,他们两人的行为简直是幼稚至极。

  梦魇小队凭借着自己的实力硬生生从天机小分队的手中拿下了属性战、个人战以及荒野战的冠军,现在再如果把这八十二的积分金币给折合成积分的话,那共计四十一分的积分全都被加到了梦魇小队的头上,如此一来,就算梦魇小队全队都不参加最后的团队战,圣剑歌舞祭的总冠军席位也会就这么轮到她们的头上。

  “我们现在的积分是不是可以足够拿到总冠军的席位了啊!”

  镜音如痴如醉地说道,在认识宇华他们之前,镜音是完全不敢想象圣剑歌舞祭总冠军这个位置的,不仅如此,能够来参加圣剑歌舞祭都是足以让她梦寐以求的事情,可是现在···一切就这么实现了。

  朦朦胧胧之中,还有点做梦的感觉。

  “嗯。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咱们就是总冠军了。”

  获得圣剑歌舞祭总冠军的队伍,其未来获得的不仅仅只是名誉,甚至异性、金钱等等近乎于一切物质性的东西都基本会得到满足,而且队伍当中每一个成员的名字都会被计入到史册当中。

  “宇华老师,你在看什么呢?”

  花开注意到宇华的视线此时并不是落在擂台中央的荒野战冠军奖杯之上,而是高高地抬起一动不动地盯着左后方巨龙的雕像,花开跟随着宇华的视线打量了一下巨龙雕像,发现巨龙雕像之上并没有什么异常之物。

  “嘛···这个···也没什么事啦!就是刚才有一个人稍稍帮助了我们一下。”

  宇华将视野收回来,摊开双手,若无其事地说道。

  “帮了我们?谁啊?”

  “没事,你们现在去擂台上领奖吧!我还有一点事情要去处理,就不陪你们了。”

  “啊···宇华老师······”

  花开似乎想要说什么,突然把刚转过身去的宇华给叫了下来,可是当宇华转过身去的时候,花开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东西了。

  “嗯?怎么了吗?”

  “没···没事。一路顺风哦!”

  “嗯,走了!”

  宇华慢慢地朝龙象冢门口处的传送法阵走去,他现在可是有重要事情要去处理的,就不在领奖这个环节耽误一些时间了。

  花开回到梦魇小队众人身边的时候,站在最旁边的镜音左右摆了摆头,四处并没有发现自己宇华哥哥的身影,便向花开问道。

  “呐,花开,你看到宇华哥哥了吗?刚才一个不注意就不见人影了。”

  “哦,他刚刚说有事情就先走了,让我们先上去领奖。”

  “啊——什么嘛!人家还想和宇华哥哥共同捧起这金灿灿的奖杯呢!咦,你看起来似乎有点不开心啊?哼哼,是不是嫉妒我和宇华哥哥的感情逐渐在升温啊!”

  镜音双手叉腰,骄傲地说道。

  “什么嘛!我就是感觉···宇华老师最近有一些不对劲,感觉他和我们之间越来越远了。”

  “嗯···被你这么一说的话,我确实感觉到宇华哥哥最近和我们相处的时间在逐渐的减少。额——算了吧,他那么厉害,肯定要经常去处理一些什么复杂的事情,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不给他添麻烦了。好啦,好啦,咱们赶快去领奖吧!回去给宇华哥哥做一顿大餐来犒劳一下他最近的辛苦。”

  “嗯。”

  花开小鸡啄米似地点了点头。

  而宇华这边,也早已经通过空间跳跃来到了多尔托斯所在的小破房间当中。

  之前他曾经说过三天过后来取多尔托斯的性命,如今三天时间已经结束,宇华要来执行他之前许下的承诺。

  “多尔托斯!你对魔族的贡献必将载入史册,今日,我···不对,本王就将送你解决你身体上的痛苦,送你安稳地离开人间。你还有什么想要嘱托或者未完成的事情吗?本王可以替你完成。”

  小破房屋的门前,多尔托斯半跪在宇华的面前,之前宇华施展的魔法将多尔托斯身上诅咒带来的痛苦减免了大半,再加上他本就强壮的身体,他现在是可以做到像普通人一样四处行走的。

  在多尔托斯的身旁,凰言便站在那里,她虽然这几天里听到了许多关于魔王的传说以及事迹,其心里自然也是对魔王充满敬畏之心的,可是当下魔王是要杀掉自己父亲的,不管什么原因,凰言都不可能会向一个杀父仇人去行跪拜之礼。

  “魔王大人,臣该说的话也已经都嘱托清楚了,不过臣有两个心愿希望大人能够予以完成。”

  听多尔托斯说话的语气,宇华也差不多判断出其所言的含义。

  “是凰言和你老婆的问题吧!?”

  宇华淡然地说道,此时的他身上穿着魔帝凯,浑身散发着黑色恐怖魔力,原本晶蓝色的瞳孔也变得猩红无比,浑然有一种所谓魔王的气质。

  “是···”

  多尔托斯有些羞愧地低下头,回答道。

  “父亲,我不需要别人的照顾。就算没有别人的帮忙,我也一定能很好的活下去。”

  凰言站出来自信地说道。

  “这······”

  多尔托斯语塞了。

  “凰言,这时候就不要和你父亲犟嘴了。说一些有趣的事情吧!”

  宇华放慢语气,缓缓地说道。

  “······”

  凰言沉默在原地。

  “你体会过错过的感觉吗?”

  突然,宇华卸掉全身的魔帝铠,恢复成平日的模样,他高高地抬起头朝远处的风景望去,不知不觉之间眼神里面多了一些淡淡的忧愁。

  “有些东西一旦错过就完全错过了,错过本身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明明知道会错过某一件事情,但却任由其错过。这种滋味可是十分地痛苦且难熬。”

  凰言在旁边听得有些不知所云,宇华说话的口气完全就像是他曾经也错过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不过也多亏如此,凰言暂时陷入到了沉默的状态。

  宇华缓缓走到多尔托斯的面前,两人四目相对,在多尔托斯的眼中宇华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有无尽的决绝。

  “黑暗魔法——归尘!”

  宇华抬起自己的右手,其食指指尖散发出淡淡的紫黑色光芒,凰言站在多尔托斯的右侧默默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她恨自己,恨自己没有能力将父亲从诅咒的折磨当中救出,同样,也恨宇华,恨他将自己最亲爱的父亲从身边夺走。

  “不会疼的。”

  宇华将右手食指抵在多尔托斯的眉心之间,渐渐地,指尖上紫黑色的光芒顺着多尔托斯的额头传遍了全身,而和这恐怖的紫黑色颜色相反,多尔托斯只感到自己被一股温暖的魔力所包裹的,身上由诅咒带来的剧痛开始迅速地消减下去,

  “魔王大人。”

  多尔托斯跪坐在宇华的面前说道,他表情看起来并没有一丝的异样,他缓慢地运转起体内的魔力,使包裹在身体周围的紫黑色光芒更快地渗透到自己的体内。

  宇华盯着多尔托斯的眼睛,问道。

  “怎么了?”

  “魔王大人!这辈子···臣能够效忠于您是臣最骄傲的事情。”

  宇华听了之后,稍稍愣在了原地一下,随之过了两三秒之后,才“噗”的一声笑出声来。

  “哈哈哈,你这家伙···关于这一点的话,其实应该是我说的才对。多尔托斯,能够拥有你这么一位下属,我这魔王也算是没有白当。”

  说着说着,多尔托斯浑身已经完全变成了漆黑的颜色。

  “是嘛!看来我多尔托斯这一生也算是没有白费。”

  多尔托斯转过头去望向自己的女儿。

  “小言,爸爸这一辈子最为亏欠的就是你了。爸爸和妈妈没有能力给你提供一个安稳的家庭,从小跟着我们四处奔波,到现在也没交到什么好朋友,不过从今往后···一定要好好生活啊!在新的地方过上新的生活。答应我,好嘛?”

  “不好!”

  凰言突然大声地反驳道,她激动的语气甚至都把宇华给吓了一跳。

  “根本一点都不好啊!因为···因为······我根本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不开心啊!!!”

  凰言的眼泪如同奔涌的狂流一般冲刷下来,每一滴泪水都如同震鼓一般重重敲击在多尔托斯的心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是最强者,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是最强者最新章节,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是最强者 笔趣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