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父亲的面前,凰言永远都是扮演着一个乖女儿的形象。

  创建魔王教之后,为了树立形象,凰言也从来都是在成员的面前摆出一副高冷的样子。

  但此时此刻,她终于压抑不住自己内心当中的情绪,整个人如同火山爆发一般释放了出来。

  多尔托斯也不敢多言,他只是低着头,恨导致这一切发生的源头就是自己。

  宇华听到凰言所言,双手也是不自觉地紧紧握拳。

  当初人魔大战结束之后,宇华为了将剩余的魔族给聚集起来并为其提供安稳的住所,于是用大魔法将所有魔族体内的暴乱因子给封印在自己体内,也就是所谓的天壑。

  可当时刚刚建立起的魔族国度根本不容许再受到外界的侵害,于是深知人类狡诈的宇华宣布魔族和人族永久断开联系,并派遣数名调查员隐藏在人族内部,打探人族的动向。

  可就在这十分敏感的时刻,多尔托斯和人类女子恋爱的消息传回到了魔王殿。

  对于宇华本人来说,他其实对于不同种族之间恋爱其实是秉持着一个开放的心态的,可多尔托斯偏偏是和人类女子建立起了这层关系。

  如果多尔托斯和人类恋爱的消息被传到了魔族百姓的耳中,那么宇华之前所制定的魔族不准和人族有所往来的规定便会被撕破一个口子,如果就这么放任多尔托斯不管的话,那么这个口子便会越扯越大,最后会导致规定被打破,魔族和人族之间重新建立联系。

  根据当时宇什以及左、右将军提出来的建议,多尔托斯是要被当众斩首以示威严的。

  可宇华不忍心这样的事情发生,最后他凭借着自己一人之力,力挽狂澜,勉强将多尔托斯的姓名给保住,但取而代之的是要被永久驱逐魔族的领域。

  对于这曾经为魔族做出过重大牺牲的功臣,保住其性命···这已经是宇华所能做到最大限度的宽容了。

  “哈呼——”

  宇华深吸了一口气,紧接着继续说道。

  “你母亲是人族当中一支隐世家族的小姐,你母亲天生就被一个魔法诅咒所附身,凡是自己死后,诅咒便会自动触发,诅咒会寻找其最亲密之人,然后对其进行永无止尽的折磨,直至死亡。”

  宇华在将多尔托斯逐出魔族之前,就曾经跟他提起过这个诅咒。

  但当时多尔托斯的是这么回答的。

  “即使是粉身碎骨,我也要和小冷陪伴在一起。”

  小冷就是多尔托斯对凰言母亲的爱称。

  “如果不出所料的话,你母亲是不是前段时间去世了啊!?”

  凰言咬了咬牙,紧接着点了点头,说道。

  “就在三个月前,母亲寿终正寝,离开的时候是带着笑容走的。”

  “嗯。”

  宇华随声附和道,恐怕临走之前,凰言的母亲都不知道自己体内拥有一个能够害死自己至亲之人的诅咒吧!

  不同种族之间结婚的又一大缺点暴露了出来,魔族的寿命普遍都是以百年为最低限度开始的,而人族的寿命是以百年为最高限度的,

  凰言母亲身上的这种诅咒是天生自带的,百年也难得一遇,而且到目前为止根本没有治疗方法可寻,就连宇华也曾经为了帮助多尔托斯而刻意研究过这种诅咒,最后无功而返。

  “你母亲天生就患有一种绝世诅咒,这种诅咒会在佩戴者死后触发,会将至亲之人活活折磨致死。看你父亲现在这痛苦的样子,他应该是使用了秘法将原本你身上也应该带有的诅咒给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

  虽然宇华治疗不了这个诅咒,但还是勉强发现了一种可以转移这个诅咒的办法。

  当年多尔托斯就是在凰言出生的时候,用了这个魔法将凰言的诅咒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也就是说多尔托斯现在一个人承受了两个人的诅咒,说实话他能够撑到现在已经是一件非常了不得的事情了。

  凰言沉默了,她没想到一直以来父亲所患的重病竟然和逝去的母亲有所关联,但现在冷静下来仔细想一想的话,父亲的病确实是母亲死后开始的。

  一开始凰言还以为父亲只是因为母亲的去世伤心过度才会生病,可是病情随后不断加重,这才引起了凰言的重视。

  “多尔托斯,凰言。你们两个听好!”

  宇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而后缓缓地朝他们两人走来。

  鼓茨!

  凰言紧张地咽了一下口水。

  “多尔托斯,我很遗憾的告诉你。你身上的诅咒此时已经无人可解!”

  凰言的瞳孔突然一缩,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如果只有一份诅咒的话,你再撑上一两个月,我倒还是可以解除,可现在······”

  宇华摇了摇头,然后转过身去,不再说话。

  “原来是这样啊···”

  凰言僵硬地说道。

  “原来是因为我啊!”

  “小言···”

  多尔托斯有些担忧地勉强抬起胳膊触碰了一下凰言,她的手摸起来此时是那么地冰凉,浑身没有血色。

  “为了以防你多想,多尔托斯身上原本属于你的诅咒是不可能返还到你身上的,如果你在打这份主意的话,最好还是死了心吧!”

  宇华骗人了!实际上,如果他使用魔法的话,其实是可以把多尔托斯体内的一半诅咒转移到凰言身上的,可如果那样做了的话,凰言便会因为魔力的逆流从而爆体而亡。

  宇华还是十分了解多尔托斯的,就算换作是自己,也断然不可能会舍弃女儿来换回自己的性命。

  当下最好的解决办法······

  “多尔托斯,听旨!”

  宇华突然使劲一跺脚,一个黝黑且深紫的恐怕魔法阵从其脚下出现,无比巨大的魔力从法阵中用出,土瓦房也因为这抵挡不住这庞大的魔力而开始剧烈摇晃。

  紧接着一身同样漆黑且深紫的铠甲从法阵中缓缓上升,宇华伸出自己的右手轻轻一碰铠甲,铠甲突然散发着极为耀眼的光芒,等光芒消散之后,宇华已经完全被铠甲所覆盖在内。

  胸口的正前方是用森森白骨打造而成的狮子巨口,一双深紫的巨龙之牙从头盔的上方向下弯曲形成魔角,宇华此时的气质已经完全颠覆,再也没有温柔之情,现在有的···只是那无尽的威严。

  “魔王铠!!!”

  多尔托斯用尽最后的力气从床上站了起来,而后跪倒在宇华的面前。

  “臣——在!”

  宇华抬起自己的右手食指,就算是如此轻微的动作,魔王铠都发出了一声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声音极具具有贯穿力,如果不是宇华的刻意控制,光是这铠甲碰撞的声音都能够让这土瓦房直接倒塌。

  “三天之后,本王便会来赐你安乐死。这三天时间,汝就和女儿好好聊一聊,届时,可凭借汝的意愿,可回安葬岭歇息。”

  安葬岭是专门给那些对魔族的发展产生了重大作用之人所建造的陵墓,死后能被安置在这里,是无数魔族都梦寐以求的事情。

  多尔托斯激动地浑身颤抖了一下,曾几何时,自己也多想能在安葬岭有一片土地,可是···现在嘛······

  “回禀魔王大人···臣想与爱妻葬在一起,誓死不分。”

  多尔托斯说的是那么坚决,不带有一点犹豫。

  宇华直勾勾盯着多尔托斯,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身上的魔王铠化为一粒粒淡紫色的魔法粒子缓缓散去。

  自己当魔王也那么多年了,多尔托斯还是第一个拒绝进入安葬岭的人。

  “行吧!就照你说的做。”

  宇华抬手一挥,空间跳跃的法阵在面前展开,临走之前他看了一眼凰言,说道。

  “好好再看看你父亲最后一眼,三天后我就来送他离开。”

  说完,宇华便走进了法阵当中,光芒一现,消失在了这里。

  “父亲······”

  凰言此时不知道有什么话要对父亲说起,从宇华那里知道父亲和母亲的故事之后,她心情就仿佛是经历了过山车一般的起伏,尤其是听到一直以来疼爱自己的父亲将要在三天之后死亡的讯息之后。

  该怎么说呢···反应似乎并没有那么激烈,就是感觉像是做梦一般,一切都是那么地不真实且虚假。

  “小言,父亲刚刚···并不是故意要训斥你的。咳咳咳——只是···魔王大人···咳咳咳——”

  “我知道了,父亲!不要再说了,你先躺下休息,我们慢慢聊。”

  看到这对父女重新和好,宇华也总算是放下心来,与其让多尔托斯在这么活受罪下去,或许解脱就是他唯一最好的出路。

  不过多尔托斯也真是很爱他的妻子啊!多尔托斯按照魔族的年龄来算也仅仅只是刚到了壮年时期,而她的妻子都已经头发斑白、皮肤全是褶皱了,如此还能一心不变的爱下去···或许······

  (我是不是也应该找一个伴侣呢?)

  这个想法突然冒出之后,宇华赶紧甩了甩脑袋,将这个不成熟的想法给抛掷脑后。

  自己目前根本不能谈恋爱,要不然只会是辜负了对方,但是如果计划能够顺利进行下去的话···说不定就能够在今年年末之前就能实现这个目标呢!

  宇华深吸一口气,转换了一下心情,而后回到魔宫,从安葬岭那边给多尔托斯先暂时预订定一个纪念碑之后,拉着宇什吃了一顿晚饭便回万象岛继续参加比赛去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是最强者,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是最强者最新章节,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是最强者 笔趣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