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杨逸轩入魔!》。

“走!”李元取走那兩片綠史萊姆的膠質,大喝一聲,調頭就往灌木叢中跑去。

湖畔的綠史萊姆群,已經被方才的戰斗驚醒,紛紛調頭往這邊移動。

只是方才的戰斗從開始到結束,不過電光火石之間,那些史萊姆爬的最快的,也才爬過四五米,還無法達到毒液球的有效射程。

比想象的要爬的快一些了!李元心中暗暗嘀咕。

雖然現在他已經升到了3級,體力又已經全滿,很想轉頭回去殺一波。可惜理智遏制了這瘋狂的想法。

畢竟此時林小馨魔力已經見底,臉色隱隱有些蒼白。

而林茵茵雖然還有三發魔法彈的魔力余量,但是她必須經過兩秒的詠唱時間,才能發出一發。

要快速解決一只綠史萊姆的話,至少得四秒時間。

雖然李元已經達到了3級,但是他不認為自己面對綠史萊姆,能在短短幾秒內造成的傷害和一發魔法彈相當。

另外離他們最近的綠史萊姆,也沒有一只是落單了的。

待他到了灌木叢后,林小馨和林茵茵才轉身和他一起跑。林茵茵的短杖上還殘留著魔力的波動,想來方才若有什么意外,這個小丫頭打算掩護他。

李元心中一暖。此時他終于明白了在這個世界,有兩個隊友是多么有安全感的一件事了。

說實在的,法師還真是綠史萊姆克星啊!李元心中暗暗感慨。要是能避開哥布林的話,就算1級法師直接找上綠史萊姆,對付起來也是十分的輕松,只要小心點的話。

更關鍵的是,只消一只綠史萊姆,就能直接讓一個新手冒險家從1級升級至2級。

他們一路飛奔,沒一小會之后便已經跑出數百米遠,將那群綠史萊姆遠遠的跑在腦后。

而這時,李元才停下腳步,打開自己的屬性值攔。

此時升級提供的全屬性增加已經讓他的屬性值變化為:

力量:13

精準:8

魔力:8

敏捷:8

另外下邊,還靜靜地躺著7點可分配屬性點。

看到這個數字,李元不知為何,感覺到特別的舒爽。

他想了想,便打算將力量加3點,精準和魔力各加1點,敏捷加2點。

所以,如今李元的屬性值是:

力量:16

精準:9

魔力:9

敏捷:10

如此加點的最主要理由就是首先李元本身的輸出能力就不弱,另外他的隊伍中的兩位,都是強力的輸出點。甚至林小馨甚至可以說是短時間內的超級輸出點!

所以他現在要考慮的,是如何吸引怪物的注意力,保護林小馨和林茵茵兩人。而敏捷提供的反應能力,對此有極大的幫助。

加完點之后,此時時間正值正午,天色到還早。

要不要在洗劫一波哥布林的洞穴?李元心中浮現這個念頭。

不……還是算了。

因為此時的林小馨已經沒剩多少魔力,所以現在的她幾乎沒什么戰斗力,要是一只哥布林悄悄攻向她,勢必會造成一定的混亂。

要全是普通哥布林還好說,萬一里面還有一只或兩只哥布林射手,那對于林小馨和林茵茵而言,無疑是件極其危險的事。

“今天收獲頗豐,先回去吧!”李元最終決定。

“誒?現在不是還早嗎?不再去掃蕩一波怪物了嗎?”林茵茵有些疑惑地問道。

“不去了,今天打算去鎮上采購點東西,拿來備用。”李元回答道。

可惜了,新手村這里沒有魔力藥水賣,不然有林小馨在的話,怕是能對綠史萊姆直接進行掃蕩了吧?李元暗暗一嘆氣。

“抱,抱歉!我拖后腿了!”林小馨有些歉意的低下頭,聰慧如她,已經猜到李元做出這決定的原因是什么。

“哪里的事!剛才要不是你,我們都未必能吃下那兩只綠史萊姆。我這次升級都是靠你的,都沒能跟你道謝呢!”李元笑呵呵道。

“呃……”這番話聽得林小馨一陣羞澀,有些難為情地低下頭,俏臉微微泛紅。

“咳咳!”這副模樣看得李元怦然心動,他的耳根亦是微紅,轉過頭來支吾著說道:“那個……嗯,我們走吧!”

“好!”林小馨和林茵茵展顏一笑,答應了下來。

但是李元沒有發現的是,林茵茵看向李元的目光中,好像多出了一點狡黠的光芒。

大白天的,他們一路上也沒有在遇見哥布林,順利地回到了多姆鎮。

安全了之后,他們便坐下盤點這次的收獲。

他們總用斬獲十二只哥布林的尖耳,一截哥布林的指骨還有兩片綠史萊姆的膠質。

這樣的話就很好分了。在李元的提議下,每人四只哥布林的尖耳,然后他一截哥布林的指骨。至于那兩片綠史萊姆的膠質,則是讓林小馨和林茵茵一起分了。

林小馨和林茵茵本來因為李元肯帶她們出去,又一路指導她們,想要在多辐射部队帮助没有条件封闭房屋的居民建设安全屋的通告。

  一切都井然有序,甚至很多娱乐节目还在照常进行,然后戛然而止,一切定格在纳米机器人暴动的那一刻。王泱烦躁的关了全息影像。

  白猫从腿上抬头看他:铲屎的,你又抽什么风?

王泱给它挠下巴。它又享受的打起呼噜。

  这时,邰韵端着一杯饮品敲门进来,道:“道长,这是昨天找到的顶级绿茶,一直冷藏着,还算新鲜,您尝尝。”

  王泱品了一口,清香扑鼻,确实好喝。喝完了茶,王泱和邰韵坐着飞车直奔工厂区,准备仔细研究一下微造机。

  来到微造机工厂,邰韵介绍道:“这台微造机是我们在航城工业区边缘弄来的,为此与黑雾大战一场,牺牲了几个小队。当时仅剩的几台飞车也废了。”

  “我们制造了一批战斗型纳米机器人之后,就在没用过了。没足够的能量块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大家都担心新造的纳米机器人也暴动伤人。好多人都主张把这台微造机砸了。”

  这也是人之常情,幸好没砸,否则又要费一番功夫。

  巨大的半圆形厂房里,娷青带着几十个人在调试设备,添加能量块。王泱请她给自己解释这台机器的原理,娷青口若悬河说了半天,王泱一句也没听懂。且不说他是文科僧,就算是故乡的理工高才,科技代差太大,也懂不了!

  王泱面子过不去,连连点头装作已经明白了,吩咐娷青先制造一批制造型纳米机器人。了解了相关功能,才知道制造型纳米机器人并不能像他在故乡的电影里看到的那样自我复制,只能按输入的数据参数改造相关材料,制作各种零部件。

  还要配套一台母机,供制造型纳米机器人回巢充能,接受制造参数。王泱问道:“那为什么黑雾里的那些纳米机器人不需要充能,能够自己吸收空气里的能量?”

  娷青道:“我们也能制造出来自带空气能吸收器的纳米机器人,可是我们推测纳米机器人暴动的原因,很可能是吸收了核战后空气中的强辐射能量所致。所以取消了纳米机器人身上的空气能吸收器。”

  原来如此!纳米机器人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牛。好在他是挂逼,大不了动用亘能直接改造一下。道:“不用担心,一切有我,你只管制造完整的纳米机器人。”

  娷青答应。王泱又要了一台纳米机器人母机,好在只有巴掌大小。启动后纳米机器人会像蜜蜂归巢一样回到母机里面,母机可以射出一块光屏操作面板,供人操作给纳米机器人加载执照参数或者战斗指令。

  王泱问亘灵,如果我动用亘能直接把这台母机转化成为生物纳米机器人母体,可以不停生产出具有类似百毒金蚕蛊的超凡战力的纳米机器人。我的亘能储备够用吗?

  亘灵:储备可以完成转化,因为转化度大,但是需要消耗52%。

  王泱立即断了这个念头。消耗他辛苦几十年存下来的亘能的52%?!不可能!

  亘灵又开始诱导消费:如果你不想使用亘能,可以直接向伟大的亘海之主支付文明点,吾主可以帮你转化。只需1点哦!

  又在想屁吃了!王泱不理亘灵。觉得还是从纳米虫入手,把纳米机器人转化成可以吞噬狂暴纳米机器人自我复制的纳米虫,这样节省亘能的多。

  他早就发现用亘能转化物质或者生命,除了转化度以外,物体的体积重量也是和消耗成正比的。

  和邰韵回到旅馆,吃了午餐。叫上七个女兵一起,到微造机工厂等着开机。

  半小时后,娷青的团队终于准备好了。也不废话,直接开机制造。大家都看着微造机的光屏,清晰的现实了放大的微造过程。

  无数高能光束雕刻着合金材料,几乎是一个分子一个分子的改造,很快就雕刻出纳米机器人的各个部件,组装成一个带翅膀的虫形机器人,除了头部是夹子状,和王泱之前抓到的黑雾里的狂暴纳米机器人基本一样。

  成功的生产出第一批生产型纳米机器人,娷青拿着一个母机递给王泱,道:道长请看,这是第一批十万只纳米机器人。”

  王泱接过,找了个操作间,让邰韵带着七个女兵守在门外。开启法眼,取出一只纳米虫在掌心,运用亘能把它转化为生命体,变成了一只和小金很像的纳米金蝉蛊,可以吸收辐射能量,也可以直接吞噬纳米机器人,每吞吃两只纳米虫,可以产出一枚卵,卵会附在它的腹部迅速孵化出来,成为一只新的纳米金蝉蛊。

  纳米金蝉蛊是科技和道法结合的产物,只有亘能这种万年的能量才能把唯心与唯物两种对立的特性融合起来。同时具有金蚕蛊的战斗本能和纳米机器人的科技属性。王泱让它吃了两只纳米机器人之后,肚子鼓起,不到十秒,便产出一枚金色的卵,粘在腹部。又过了10秒,一只小一点的纳米金蚕蛊破卵而出,生龙活虎的飞舞。

方龙香道:无论谁只要是住进这金偿之。遍报诸所尝见德者。其

明月高懸,似是一顆神明的眼睛,俯視著這片燈火璀璨的人間。

千萬年來,這片人間來來去去不同的人,演繹著不盡相同但又有些類似的歷史。

但這顆眼睛似乎不會感到厭煩一樣,只是安靜立于一旁,將這些看了很多遍的劇情,看了又看。

就如月亮從不介入人類的生活一樣,人類也鮮少會關心那輪月亮到底在看些什么。

反正楊念桐從來沒有那份心情。

他此刻正忙著看著挨打的范無救,和暗自流淚的楊曉麗,偷著笑。

如果在之前,楊念桐還對這份天上掉下來的餡餅抱有七分懷疑三分信任的話,那現在是就是掉了個頭,對之報以三分懷疑七分信任了。

親眼看著楊曉麗漸漸長大的他,可以確定,這個賤丫頭并沒有遺傳到自己的表演天賦。

所以她此刻的哭泣,也只能是對于他即將時來運轉的憤怒與無助。

人類的快樂有很多種。但有一種,卻讓楊念桐最為癡迷,那就是你看我不爽,卻又拿我沒辦法。

事實上,如果不是已經失去了大笑的能力,他此刻一定已經笑出了聲。

但沒關系,很快,很快,我就可以重新笑了。

楊念桐轉動著干癟的眼球,毫不遮掩地看著不遠處的楊曉麗,笑得越發得意,但心中恨意越發濃烈。

倘若不是有外人在,我一定會立刻讓你這個賤丫頭知道什么叫做殘忍的報復。不過說來你此刻心中一定很絕望吧,費勁心思好不容易才殺了我,此刻卻又只能眼睜睜看著我馬上就要重新活過來。這個世界還有比這更有意思的事嗎?哈哈哈……

楊念桐忍不住咧開了本來就四分五裂的嘴巴。

你等著,等我活過來,我會讓你知道,死亡也不一定就意味著終結。不知道到時候,你能否如同那些傳說一樣,變為厲鬼來索我的命?哈哈哈……

聽著那如同鬼哭狼嚎一般的笑聲,捧著茶杯的江臣忽然覺得有點倒胃口。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迷途的人,可以也值得被救贖。當這些人走進這些書店時,江臣是不吝于提供一點微乎其微但卻至關重要的小幫助。

但很顯然,眼前這個畜生,并不在其列,也根本沒資格得到他的幫助。

他甚至都懶得看他那攤爛肉一眼。

而在這時,他不禁感嘆于自己的先見之明,招收了一些能干的店員,可以替他做一些不想做的事。

比如一巴掌將眼前嗡嗡叫喚的蒼蠅拍成肉糊。

他淺淺喝了一口暗紅色的茶湯,放下茶杯,平靜下達了命令:“行了,騎士們,你們所守護的公主殿下已經困倦,想要早去安眠了,所以停止這無聊的消遣,砍下那惡龍的頭顱,讓其腐敗惡臭的血在公主的睡床旁澆灌出鮮艷而美麗的花吧。”

原本還在與王蘇州插科打諢的范無救立刻以心聲,恭敬而神圣地回復道:“是,老板。”

王蘇州其實還沒有玩夠,但他以眼角余光看了眼一旁流淚的楊曉麗,默默嘆了口氣,沒有說些什么。

楊曉麗聽著這一切,任由更多的淚水從眼角滑落。

對于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女孩來說,她們從生下來開始就至少一個男人的公主。

她們大多會騎在那個男人的脖子上歡笑著長大。

可對于楊曉麗來說,她從來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待遇。

即便是后來遇到魏明,她也因為年紀比魏明大上兩歲的緣故,沒能得到這種不知該說是浪漫還是幼稚的呵護。出于矜持,楊曉麗并沒有說過這些。她希望有一天,魏明會自己意識到這一點。

可是,她最終沒能等到魏明開竅的那一天。

她以為自己會像那些野草那樣,死在無人在意的荒野和冬夜。

可是卻沒想到,會在一個陌生人處收獲一絲不經意的溫柔。

她以心聲笑著說道:“真沒想到,原來像我這樣的野草,也有被人叫做是公主殿下的一天。”

“既然你喜歡這個稱呼,”江臣笑著,輕輕在桌子上扣了一下,“那么就請我們親愛的公主殿下,盡情享受這為慶祝你新生而舉辦的拙劣舞臺劇吧。”

楊曉麗還沒來得及眨眼,忽然眼前天地昏暗,像是有人用布條蒙住了她的雙眼一般。

輕柔的風帶著花香從她眼前吹過,掀開了她眼前的布條。

一大片天光直接撞進她的眼瞳。

楊曉麗適應了一下,慢慢睜開眼睛,卻驚訝地發現,尋常而不起眼的書店在一剎那之間變成了她只在童話中見過的古老城堡。

而她自己,則穿著一身黑色的華麗長裙,端坐于高大且鋪著毛絨絨毯子的王座之上。長裙下端緊緊收起,宛如一條魚尾,而長裙之上,排布著密密麻麻的細小黑色寶石,宛若魚鱗。

她垂首望向前方。

莊嚴而肅穆的宮殿宛若用一整塊大理石掏制而成。只要沿著長長的石階下去,便是城堡的正中心,那里的上方吊著一盞面積就有她臥室那么大小的水晶吊燈,柔和的光線從透明的水晶中散發出來。吊燈之下,是一大片圓形的格斗場。格斗場上正單膝跪著一個身著銀甲的騎士,而在他的身后,躺著一頭被金屬鎖鏈牢牢綁縛住的

巨鷹一翅膀揮來,李浮塵持劍去砍,劍之鋒利,直接削下來了半截翅膀。

又一把飛刀飛出,直接釘入了對方的眼中,飛身上前,一刀砍掉了對方的頭顱。

“嗷……”

緊接著一聲狼嘯從深林中傳來,一時之間,周圍樹木紛紛倒下。

李浮塵收起刀劍,手持兩柄大斧,嚴正以待。

見到沖出來的第一只狼妖,直接一斧子甩出,砍中了它的頭,重心偏移的狼妖直接向李浮塵滾來。

一腳踏在飛來的巨狼上,拔出帶血的大斧,一斧向飛來的巨狼砍去。

“鬼車,全力轟......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杨逸轩入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冰帝杀戮

Krache

冰帝杀戮

秦小词

冰帝杀戮

可口的橘子

冰帝杀戮

幻羽呀

冰帝杀戮

愤青别来这

冰帝杀戮

冰糖白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