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与他接触要慎重》。

副刘伯完等皆被执。已,悉纵还。性善曰:“辱命,罪也,奚以见他还不能放下这把刀。只要这世界上还有公孙屠那种人活着,他

  次日,一切按着楚怀沙的计划开始实行,河东河西总计有两千多人参与了罢工行动,东西南北四大建材市场的老板们全都疯了。

  任你从超级速运平台上下一万个单,或是小费加到二三十,就是没人干!

  货物运不出去,这群老板们随即开始给货运公司打电话开始轰炸。

  然而,分公司已经被砸了,人也放假了,鬼才来接电话。

  分公司打不通,自然就打总公司电话投诉,几番折腾下来,还没等楚怀沙等人用出开罚单的第二招,江渚的电话便打到了老齐的手机上。

  此时几人正在鲁学勇的出租屋里打牌,手机响起,老齐扫了一眼随即丢到了一旁。

  “四带二,报双!”

  “王炸!”旁边的鲁学勇甩出对王之后,撇了旁边的楚怀沙一眼,后者轻轻点头,这家伙又扔出了一对A!

  楚怀沙连忙对二接上,随后一套连对加三带一将老齐带走。

  “我靠,你俩耍诈!”

  鲁学勇一听不乐意了。

  “老齐,你说话要讲证据,我俩哪里耍诈?”

  老齐随即憋红了脸。

  “每次你们都让我当地主,然后眉来眼去的,不是耍诈是什么?”

  鲁学勇笑骂道:“老齐你拉倒吧!愿赌服输,快掏钱,连前几把你都欠我俩二百多了!”

  老齐气得不行,但是当着好几个人赖账,他面上还真说不过去。

  “给就给,微信红包转你,你再给小楚。”

  楚怀沙半晌不说话只是在那笑。

  这时,一旁抽烟的老项开口道:“老齐刚才谁给你打电话?弟妹吗?”

  老齐一边洗牌一边道:“不是,是江渚那个小娘皮。”

听到这个名字,楚怀沙脸色一僵。

  

  “江渚?她给你打电话干什么?”鲁学勇抽出了一支烟随口道。

  “鬼知道,管她呢!反正她现在不仅和小楚分手了,还从公司里面辞职了,跟咱没半毛钱关系了!”老齐熟练的发起了牌。

  鲁学勇一边抽烟一边开玩笑道:“我说老齐,你丫不会是和那小娘们有一腿,当着小楚的面不好接电话吧!”

  “滚粗你!”

  二人正说着,鲁学勇的电话也响了起来。

  “呦,还是江渚!”

  几人一愣,老项最先反应过来道:“接一下,听她说什么。”

  楚怀沙伸手想要阻止,然而为时已晚。

  电话接通,江渚平静的声音传了过来。

  “鲁学勇,你们几个在一起吧。”

  鲁学勇把手机递给楚怀沙,后者摆了摆手示意让他自己接。

  鲁学勇打开了扩音键说道:“在啊!我们正吃散伙饭呢!怎么啦江大学生?要来一起吃吗?”

  江渚沉默了一会道:“罢工是你们组织的吧!”

  一听江渚这话,鲁学勇随即用一种极其无辜的语气道:“啥罢工?我不知道啊!我车都卖了,现在正准备回老家种地呢!”

  江渚那头有是沉默良久,听着他无辜的语气,若不是知道这家伙的为人,她恐怕就信了。

  “好了,少废话了,现在我辞职了管不了你们了,我就想替公司问问你们一句话,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

  既然话已经挑明了,鲁学勇索性也不再伪装,他阴阳怪气道:“什么怎么样?你们降价,我们回老家都不行啊?取消合作呗,难不成我们还能逼宫您太后老佛爷啊?”

  啪!江渚那头挂断了电话。

  “嘿!这傻娘们!来来来接着来。”

  楚怀沙心情有点不好,他把牌递给老项道:“老项,你玩两把?”

  老项也没说话接过牌玩了起来。

  楚怀沙走到阳台,就在这时他的手机也响了起来,不出所料,碰了两鼻子灰的江渚终于放下了脸面。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原本楚怀沙以为这家伙应该先跟自己叙叙旧客气客气,毕竟自己吃软不吃硬的性格她是知道的,但是没想到这家伙会如此开门见山。

  “我们想干嘛你不知道吗?明知故问。”

  江渚道:“总公司那边已经来消息了!关于取消降价通知的决议没通过,毕竟刚刚宣布的降价,朝令夕改不是办法,所以公司准备对你们司机进行补贴!”

  “补贴金额为原订单价格减去现在订单价格,也就是说之勢,在被激起兇性的吳國瘋狂反撲下死傷慘重,魏國民眾反倒是懷念起楚江王來了。而吳國民眾本就對渡空當初離去心懷怨氣,如今渡空歸來,給了皇室征伐復仇的底氣,導致國內更加民不聊生,渡空也因此憋屈不已,做什么都要被罵。

天劍宗對外宣稱五官王青夕大敗于劍圣子言鋒后,在趙國境內一時間呼聲甚高,不少修者都投身加入天劍宗。天劍宗與趙國皇室合作,悍然抵御宋帝王紫風麾下的燕國大軍進攻。然而子言鋒自那一戰過后再也沒了蹤影,兩國斗得橫尸遍野不分勝負。

而梁國的合歡宗已經在閻羅王徐沐詩、卞城王蕭酷樂、都市王顧清晏滅門了,成為了七大宗派中第二個在千秋大劫中被除名的宗派。合歡宗最后一個玉花境初期長老和作為他修煉爐鼎的女子被卞城王折磨了整整一個月才死去。卞城王的手法流傳出了許多版本,但最輕的都比凌遲還殘酷數倍,兇名日盛。

泰山王李獨殘并不染指兵權,以武夫的身份投身戰場。李獨殘人狠話不多,每逢征戰永遠沖在秦軍最前方,身后的秦軍個個悍勇無比,殺得齊軍聞風喪膽。他曾用只言片語解釋過加入秦軍的原因,竟然是單純因為看不慣齊國國君齊冠背信棄義。齊冠聽說過后,氣得把玉璽都摔缺了一個角。

文殊菩薩自從重傷楚江王后便和劍圣子言鋒一樣不見蹤跡,傳聞也受了不輕的傷,無數人都在期待著他和劍圣能夠再度出手,然而他倆卻始終杳無音訊。五臺山的人雖說依然提供著精準情報以抗衡十殿閻羅,但各國兵力有限,除了讓各國國君以地易地止損之外并無太大作用。

局勢已經變成了這樣,追責李衍情理上說不過去,也于事無補。鄭瀚洋望著李衍詭異一笑道:“你猜對了。”

李衍淡淡一笑道:“只有本錢不夠的賭徒,沒有總是輸的賭徒。低估了何雪昭的實力確實是我的失誤,但這場賭下來總歸是沒輸。我這投名狀你可還滿意?”

“圣子說笑了。”鄭瀚洋倒也沒指望李衍能安于麾下,只要他不掌兵權,不居高位,鄭瀚洋并不介意與李衍互相利用。

“沐白玨此番撤軍,應該是真的投靠了夏伊墨。”包樂足舉目南望,舒了口氣。

“現在傳令圍剿已經來不及了,估計那些精騎中已經有人去報信了。”李衍像是在說一件小事一樣,“那些被沐白玨拿下的城池再接手回來,并不是很好辦啊。”

李衍并沒有多作解釋,這種不說廢話的對話方式讓鄭瀚洋很舒服。沐白玨主力撤軍,邊軍只有將已經攻陷的城池吐出來才能保全實力。以沐白玨雁過拔毛的性子,這些城池怕是早已被掠奪一空,接手回來反而要付出大量的人力物力。

“我只是一介武夫,給陛下排憂解難的事情就交給鄭公公了。”李衍雙手攀在城墻之上,望向金鐵城的方向,城外還有不少鄭軍等待入城,“我只是需要很多的玄氣,僅此而已。”

需要很多玄氣,言外之意就是需要很多的傷亡。李衍這話說得委婉,鄭瀚洋也聽明白了他的意思。鄭瀚洋搖頭苦笑,甚至開始懷疑是不是他故意造成的海角域禮崩樂壞的局面。

“韓國還有數百萬軍隊,你殺得完嗎?殺得完的話,我不跟你搶。”鄭瀚洋背靠城墻,放下了君主的姿態。

“我殺不完,所以需要你的人幫我殺。”李衍把玩著石塔,不知在盤算什么。

他來金鐵城除了打造兵器之外,便是給鄭瀚洋遞上這張投名狀。這一戰傷亡并不算大,加上蘇靈兒不在身旁,李衍并沒有吸取玄氣。所有人都以為他在以人命修煉邪功,根本沒想到他吸完玄氣之后會進入極其虛弱的狀態。

加上他每次在戰場上吸完玄氣都會與蘇靈兒相擁著以極其曖昧的姿態遠遁,去做什么自然留給了無聊的人們無窮無盡的想象空間。民間流傳起了截天道邪王是合歡宗秘密傳人的說法,不少說書人甚至都已經編排上了截天道邪王為報師仇大戰十殿閻羅的故事。

這些故事李衍自然是聽過,蘇靈兒甚至還老拿這個說事兒,在意亂情迷之際以爐鼎自居,故意尊稱李衍為宗主,搞得李衍是欲罷不能,回味無窮。

李衍并沒有說他需要玄氣是為了什么,這些故事反而對他的真實身份是一種保護。就憑十殿閻羅其他九人的行徑,自己一旦暴露,鄭瀚洋怕是不會容許自己留在鄭國。

“你這也太客氣了。”鄭瀚洋笑起來就像是一個好客的主人,“別講禮,你能殺多少殺多少,不用給我留著。”

“殺人也是個累人的事兒啊。”既然打消掉了鄭瀚洋的疑慮,李衍并不想多作停留,抱拳道,“剩下的事情我也幫不上忙,沒什么事情的話,我去劍爐取完東西就回飛騎軍了。”

“去吧。”鄭瀚洋對著包樂足點了點頭道,“遠來是客,你去送送圣子。”

蚺四皇,呆呆的看着易天云飘散的尸身,整个人无力的趴在了冰面上。

  他,一败涂地。

  不仅武力上被人打碎了脸,心智更是被完全碾压。

  面前的这个叶枫,哪里是一个看起来之后十几岁的少年郎,简直是一个活了千  吕泽见状玩味的说到,引来了齐采珊的一顿白眼。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赶紧去试一下,合适的话就它了。我们还有好多东西要买呢!”

  “遵命!”

  吕泽应了一生,结果那件礼服便想去试穿。而就在这个时候,......

拧身掠出了那小小的木屋,只见……面容忽然一阵扭曲,戟指嘶词色突然变得十分平静,小李飞刀,例不虚发,他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与他接触要慎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求凰纪

孟中得意

求凰纪

牛更

求凰纪

半阙长歌

求凰纪

湉喵

求凰纪

神秘的大西瓜

求凰纪

紫芋冰淇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