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网

第一章 少年


  茅山

  是中国江苏省de一座道教名山,是道教上清派de发源地,被道家称为“上清宗坛”,有“第一福地,第八洞天”之美誉

  因山势曲折,形似“已”字,故名句曲山,道家称“句曲之金陵,是养真之福境,成神之灵墟”

  西汉时陕西咸阳茅氏三兄弟茅盈、茅固、茅衷来句曲山修道行善,益泽世人,后人为纪念茅氏功德,遂改句曲山为三茅山,简称“茅山”

  唐宋年间,茅山道教达到了鼎◆盛时期,前山后岭,峰巅峪间,宫、观、殿、宇等各种大小道教建筑多达三百余座、五千余间,道士数千人,有“三宫、五观、七十二茅庵”之说

  不过在进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经历了那十年浩劫之后,茅山却显得◇有些衰败,虽然在八十年代初期经过了修复,但仍然难现鼎盛时期de香火

  在靠近金坛地界de山麓下,环绕着几个小村庄,大de不过百十户人家,小一点de村子,甚至只有十几户,每到清晨傍晚时分,都能看到阵阵炊烟在山脚各处升起

  这些村子里de孩子,到了上学de年龄后,都要步行五六里路去镇子上de学校读书

  这个年代可不流行什么寄宿,放学就要乖乖de往家里赶,不过好在茅山附近没有什么大型野兽,跑惯了de路,倒是不虞出现什么意外

  “叶子哥,明天就放假了,咱们晚上要不要庆祝下?去李二愣子家de玉米地里偷玉米吃好不好?”

  在一处山间de小路上,三四个九、十来岁出头d●e半大小子,斜背着军绿色上面打着补丁de书包,一双小眼睛滴溜溜de往路两旁寻摸着,露着脚趾头de布鞋还不老实de踢着地上de小石子

  提到了吃,除了走在中间de那个小男孩之外,其余几个小家伙均◇是眼睛发亮,情不自禁de往肚子里咽起了口水

  虽然此时那位总设计师已经喊出了改革开放de口号,在南方沿海de一座城市里,也正轰轰烈烈de进行着大建设

  但是在这偏僻de小山村里,正处在“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年龄de孩子们,每天de业余时间,除了玩耍之外,谈论de最多de就是吃了

  走在几人中间de叶天听到小胖子de话后,开口说道:“吃什么玉米啊,晚上来我家里吃鱼,还有螃蟹和黄鳝呢……”

  要说家境,叶天家是外来户,可以说是这几家最穷de,但是叶天de父亲总是想方设法de为儿子补充营养,没有肉吃,这鱼可是从来没断过de

  听到有鱼吃,几个小家伙de口水顿时流了出来,叶家大伯烧鱼de手艺那可是顶呱呱de,就是白水煮de鱼汤,也能让人喝de回味无穷

  “叶子哥,黄鳝是你钓de,你真厉害,我就老是钓不上来”

  一个小胖子羡慕de看着叶天,**岁就能长得像个秤砣,那绝对是见了能吃de东西就往嘴里塞de结果

  这钓黄鳝可是个技术活,工具倒是简单,用个自行车条就行了,一头磨尖,弯成钩子,另一头弯成圆圈

  找到鳝鱼洞后,就可以把钩■放入洞里,如有鳝鱼吃钩,向里猛推一下,使钩全部进入嘴内,并转动一下角度,顺势拉出洞外,及时用另一只手握住黄鳝de脖子提出鱼洞

  说起来容易,但是想掌握好火候,却是极难de,叶天能成为这周围几个▲村子de孩子王,除了打遍同龄无对手之外,一手钓黄鳝de技术,连许多大人都比不上

  “瞧把你馋de,黄鳝有什么吃de,螃蟹才好吃呢,这月份刚好是吃螃蟹de时节……”

  茅山地处江南水乡,◆山脚下溪流遍布,不过人们似乎对于螃蟹不太感冒,很少有人捉了去吃,倒是钓黄鳝捉鱼de人随处可见,在这个物资贫乏de年代,人们也在想方设法改善着自己de生活

  叶天撇了撇嘴,挥舞了下拳头,用威胁d☆☆e目光看向身边de几个伙伴,说道:“今天于清雅哭了de事情,谁都不许告诉我爸啊,不然……”

  “叶子哥,你放心,我们才不会说呢……”

  小胖子一脸讨好de表情,凑到叶天身边,问道:“叶■子哥,你把镜子放在脚面上,到底看清楚她裙子里面没有啊?”

  “当然看清楚了,不过……看了一眼就被她发现了……”

  叶天脸色悻悻de说道,这小丫头片子太不经逗了,哭着跑去告诉了老师,害de自己今年考了双百,也没拿到三好学生de奖状

  不过貌似读了五年小学,叶天次次考试都是满分,却从来没往家里拿过一张奖状,不是把女同学de辫子系在了椅子上,就是往男厕所里扔鞭炮,家长倒是没少叫

  “叶子哥,要不……咱们吃过晚饭,去看二愣子他老婆洗澡?我知道二愣子今天要去水库下渔网……”

  小胖子眼珠子一转,出了个坏主意,倒不是说这帮孩子发育de早,实在是在这偏僻de山村里太无聊了,让这帮小子de精力无处发泄

  “成,不过你们几个小心点,被捉到可别把我招出去了……”

  叶天点了点头,这事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干了,话说从叶天五岁时李愣子结婚那天起,他就钻过房de床底,第二天有声有色de去学给村里人听

  当然,叶天自个儿并不懂那“哼哼呀呀”de是个什么意思,到现在也没怎么搞明白

  几个小家伙说着话,已经看到了不远处de村子,顿时加快了脚步,向村口跑去,原本蹲在村口大槐树下准备迎上来de一只黄狗,见到是这几个家伙后,连忙夹紧了尾巴又缩了回去

  叶天所在de村子,叫做李庄,顾名思义,这个村子除了叶天父子之外,其余de人全部都姓李,据说是太平天国de时候,两兄弟从苏北逃难到此,才有了这个村子

  李庄不是很大,一共只有二十三户人家,从村头到村尾,几分钟就能来回跑上一圈,

  在村子青石房子de外墙上,还遗留着“要斗私批修”,“将无产阶级**大革命进行到底”等石灰粉刷de字样

  “胖墩,二蛋,你们几个回家说一声就过来……”走到村头,叶天就停住了脚,他家就在村口处

  叶天家原本是村里de一座祠堂,不过在那十年中,祖宗牌位都被那些整天寻摸着要“破除封建迷信”de狂热红小将们给砸掉了,祠堂也变成了下乡知青们de住所

  不过随着知青们de返乡,本来住了十多个人de祠堂,现在只有叶天父子二人了,偌大de地方稍显有些破败

  “爸,我回来了,我今年又考了双百……”

  叶天一进院门就大声嚷嚷了起来,和刚才与小伙伴们说de江南土话不同,叶天此刻说de却是地道de普通话,里面似乎还带着股子京腔韵味

  “臭小子,那么大声干嘛,是不是又干什么坏事了?”

  俗话说知子莫若父,听到叶天de声音后,院子里de中年人站直了身体笑骂了一句,每年都要被老师教训好几次,他当然了解儿子惹是生非de本事了

  叶天de相貌和父亲有六分相似,不过相比叶东平刚毅de面庞,叶天de脸型却稍显柔弱一点,

  在叶天小de时候,外面村子来做客de人,见了叶天总是夸这女孩真漂亮,搞得叶天五岁de时候就单身一人爬上了茅山,说是要去拜师学艺做个男子汉

  要不是茅山没和尚,看了放映队播放de《少林寺》后,估计叶天都敢把头发刮秃了去出家

  “没有de事,爸,我来帮你杀黄鳝……”

  叶天将书包甩在了一边,笑嘻嘻de从门边拿过一个木板,在木板de顶端,钉着一根钉子

  把木板放在地上,叶天伸手从旁边de盆里抓过一条黄鳝,熟练de将其钉在了木板上,右手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把小刀,轻轻一划,就将黄鳝de肚皮给削开了

  在水里抄了一下之后,叶天右手飞快de在木板上闪动了几下,随手一抖,一条一斤多重de黄鳝,就一片片de落在了旁边准备好了de搪瓷缸子里

  父子俩相依为命过了这么多年,显然不是第一次配合着干活了,在叶天清理好黄鳝后,叶东平锅里de猪油也熬热了,放入一些葱花辣椒后,将鳝片倒入锅中,随着“嗤嗤”声响,一股香味充斥在了院子里

  不多时,一◎大搪瓷缸子爆炒鳝片,一条红烧鱼外加一碗鱼头汤,就摆在了桌子上,另外还有自家种de青菜,在农村而言,这几个菜也算是很丰盛了

  虽然只有三个菜,但量却很足,单是那条鱼就有六七斤重,加上三斤鳝片,足■够五六个人吃de了

  “真香啊,老叶,我从镇上回来de时候买了点黄酒,咱们一起喝几杯……”

  随着一阵笑声,一个和叶东平年龄相仿de人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跟着胖墩几个小子,不过一个个却是缩头缩脑de,在冲叶天打着眼色

  “于老师……”

  见到来人后,叶天立马老实了很多,站起身规规矩矩de喊了声老师,来人不仅是他de班主任,是于清雅de老爸,谁知道今儿是不是来告状de?

  于浩然看了眼装着一脸老实像de叶天,笑骂道:“臭小子,学习是不错,就是太顽皮,德智体美劳要全面发展才行啊……”

  看着自己de这个学生,于浩然也是哭笑不得,叶天de学习成绩那是没de说,别说在镇子里de小学了,在县里也能数一数二,但就是不学好,那心思整天都放在玩上面了

  不过老师总是偏爱学习成绩好de学生,虽然嘴上严厉,但心里还是喜欢de,在叫了几次家长后,于浩然倒是和叶东平成了朋友

  和叶东平一样,于浩然也是外来de知青,不过由于在当地找了对象,就没有返回上海,从78年到现在,一直都在小学里任教

  看到于浩然de神情,叶东平笑着说道:“于老师,这小子是不是又惹祸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您就当是自己de孩子,教训de时候别手软……”

  “哪有啊,爸,我饿了,吃饭……”

  叶天有些心虚de看了眼老师,不过他也知道,自从班主任和自家老子成了朋友之后,倒是没怎么打过小报告了,看来今儿又能躲过去了

  “吃饭,吃饭,来,老叶,咱们先走一个……”

  果然,于浩然没提学校发生de事情,等几个小家伙围到桌子边后,端起倒满了酒d■e杯子,和叶东平碰了一下

  “这酒……喝de没味道,还是二锅头够劲啊……”叶东平一杯酒下肚,摇了摇头,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微微有些黯淡

  于浩然放下酒杯,说道:“老叶,我正好有件事想给●你说呢……”

  大人们喝酒聊天,几个小家伙可是没闲着,筷子飞舞,先是夹了块鱼肉塞嘴里,然后在碗里埋上一块鳝片,最后眼睛还紧盯着下一个目标,一个个都像是小狼崽一般

  “爸,于老师,我们吃饱了……”三五分钟过后,桌子上de菜就被席卷一空,叶天拍着小肚子站了起来,眼睛瞅向门边

  “臭小子,一个比一个能吃……”

  看了看桌子上de空碗,叶东平笑骂了一句,站起身说道:“都出去玩,于老师,我再炒点花生米,你那事慢慢说……”

  ……

  虽然李庄还没有人家装电视,但是夏天农村de夜晚,还是比较热闹de,吃过晚饭出来乘凉聊天de人,还有田间de蛙叫虫鸣,都为这个小村庄平添了一分生气

  “叶子哥,给我看看……”

  在一处小院人家de窗户底下,三颗小脑袋正挤着往屋里瞅着,借着窗外de月光,依xī可以见到关着灯de屋里那白花花de身体

  虽然他们这年龄还不足以引起身体某个部位de变化,但却是向学校同学吹牛de好资本,是以几个小家伙只要逮着二愣子不在家de时候,总是对这项活动乐此不疲

  “小兔崽子,你们找死啊?”

  就在叶天几个人小声议论着二愣子媳妇屁股上de那颗黑痣,到底是在左边还是右边de时候,院子门口突然传来一声炸响

  “靠,胖墩,你不是说二愣子要半夜才回来吗?早知道我自个儿占一卦了……”

  叶天知道二愣子那脾气,要是被抓了现行,指定会嚷嚷de全村人都知道,他可不认为自己在二愣子结婚de时候帮他抱过鸡,就会被另眼相待

  见到二愣子堵住了院子们,几个小家伙顿时做鸟兽散,纷纷往两边跑去,这农★村de围墙也不过就一米多高,就连小胖墩都能翻得过去

  就在叶天刚跑到围墙边上,身后就传来了胖墩de呼痛声,回头一看,却是被二愣子扭住了耳朵,咧着嘴干嚎呢

  “这个笨蛋……”

  ★叶天嘴里嘟囔了一句,不过动作却是一点都没放慢,右手在和自己差不多高de土墙上撑了一下之后,身形腾跃而起,灵巧de翻了出去

  “唉,今儿还是去师傅那……”

  出了二愣子家de院子后,叶天也没回家,直接往村子后面de山坡跑去,他可不想放假第一天就挨揍,到山上躲几天老爸de气消了再回家也不迟

  虽然茅山树高林密,叶天也是不惧,他五岁de时候就敢往山上老林里钻,只不过上错了山峰,因○缘巧合de在一破旧失修de道观里认识了个自称姓李de老道士,被他忽悠de拜了师傅

  叶天也不知道李道士多大岁数了,不过老道士常说当年陈毅司令在茅山打游击de时候,就一口一个大叔de称呼他
○   叶天小de时候不知道陈司令是谁,但是上学以后知晓了陈毅de来头后,就经常笑话老道士吹牛,老道士也不生气,只是笑而不语

  老家伙虽然有点神神叨叨de,整天逼着他背《麻衣相法》、《水镜集》等□拗口de书籍,但却真有一身好功夫,叶天只不过跟着他学了一些导气术,就打遍同龄无敌手了

  从李庄到山上de道观,差不多要一个小时de时间,走到一半de时候,天上忽然下起了暴雨,等叶天赶到道观里,浑身已经被淋de像个落汤鸡一般了

  “师傅,师傅,我来了……”叶天从雨幕中一头钻进了道观

  这座道观不是很大,除了进门处de主殿之外,后面只有两间厢房,由于年久失修,大门已经破旧不堪了,去年被老家伙劈了当柴火烧了,倒是省了叶天去敲门

  “师傅,人呢?”

  叶天前殿后房转悠了一圈,却是发现老道士竟然不在道观里,挠着头走回了主殿,对着殿中间供奉着de一尊塑像拜了一拜

  和茅山主峰道观供奉三清不同,这座道观里de塑像,却是一尊普通de道士塑像

  供台上de道士身穿麻衣,束发盘髻,左手放在身侧胸前,右手却举至头顶,托着一个巴掌大小de泥塑罗盘,整个造型看上去颇为怪异

  按照老道士de话说,这是他们麻衣一脉de老祖宗,虽然不受人间香火,却是要诚心膜拜de

  “这么大de雨,老家伙不会出什么事?”

  忽然一声炸雷响起,整座道观似乎■都晃了晃,叶天回头看了下外面,不自禁de为老道士担心起来

  “嗯?什么声音?”

  正当叶天向外面张望de时候,忽然听到身后响起“嘎嘎”de声音,回头望去,却发现那尊泥塑径直往自己de方◆■都晃了晃,叶天回头看了下外面,不自禁de为老道士担心起来

  “嗯?什么声音?”

  正当叶天向外面张望de时候,忽然听到dōuhuǎnglehuǎng,yètiānhuítóukànlexiàwàimiàn,búzìjìndewéilǎodàoshìdānxīnqǐlái

  “èn?shímeshēngyīn?”

  zhèngdāngyètiānxiàngwàimiànzhāngwàngdeshíhòu,hūrántīngdàoshēnhòuxiǎngqǐ“gāgā”deshēngyīn,huítóuwàngqù,quèfāxiànnàzūnnísùjìngzhíwǎngzìjǐdefāng■向倒了下来

  “祖师爷,我可对没有您不恭敬啊……”

  叶天抬头看时,麻衣道士de塑像,已经如同小山一般de向自己压来,叶天连忙往后退去,由于身材矮小,才堪堪躲过了祖师爷de脑袋

  只是还没当叶天庆幸自个儿逃过一劫de时候,忽然感觉头顶传来一阵剧痛,却是那塑像举过头顶de右手,正好砸在了叶天de小脑袋瓜上

  虽然是泥塑de手,但是那力道也不容小觑,这一巴掌拍de叶天头顶de鲜血顿时潺潺流下,只感觉双眼一黑,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而两米多高de泥塑,从供台上摔下后,也是四分五裂散了一地,不知道这麻衣老祖在千年前,是否会算到自己有此劫难?

  头上是人身毛细血管最密集de地方,就是平时擦破点皮,也会血流不止de,叶天小小de身体倒在地上,不一会鲜血就将身边de地面染红掉了

  外面de暴雨下de愈发de急了,一道道闪电在天空中肆虐着,破旧不堪de道观在这暴风雨中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可能坍塌下来

  
///
上一章 返回首页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玄幻烽火中文网提供: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武侠小说,网络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更新最快,欢迎来本站阅读小说。喜欢本站的小说,就把本小说网推荐给朋友们吧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www.fhzww.com)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小说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如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或是含有非法内容,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谢谢!

京ICP备08002062号 , 京公网安备110115000297号